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蒙顶山茶交所陷困局清河糙苏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0:17:44 阅读: 来源: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

蒙顶山茶交所陷困局

蒙顶山茶交所是全国唯一的茶叶交易所

作为全国唯一的茶叶交易所,蒙顶山茶交所运行一年来,部分商家交易额甚至为零。交易的惨淡,直接影响到对茶产业的影响力,更谈不上提升定价权

蒙顶山茶叶交易所,全国唯一一家通过验收的茶叶类专业交易所。

这个以服务涉茶产业链所有企业为宗旨、我省重点打造的电子化交易平台,正式上线一年来,交易行情如茶水般越来越淡。

对于茶产业发展而言,交易所这种现代化的平台,在推动产业发展、提升川茶定价权方面无疑有巨大的潜力。但正如将最好的鲜叶制成最好的茶需要时间和技术的融合一样,没有现成经验照搬的茶交所,要做到“立足四川、面向全国、辐射世界”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春茶盛宴中的落寞旁观者

目前茶交所的交易商不到50家,半年成交金额在500万元以内。与名山区2013年40亿元的茶产业综合产值比较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
7月9日下午,雅安名山。卷曲的蒙顶甘露经纯净泉水冲泡,慢慢舒展开来。年近80的茶叶界泰斗杨天炯在自家小院内享受着休闲时光,说起今年的茶叶行情,满心欢喜。名山人均1.27亩茶园,位居全国第一。今年上半年,亩均鲜叶产值达到5450元,比去年高出288元;总产值达到11.2亿元,同比增长7%。

然而,全国唯一一家通过验收的茶叶类专业交易所——雅安蒙顶山茶叶交易所(简称茶交所),去年5月底就上线,却没火起来,在春茶盛宴中更像一个落寞的旁观者。7月9日上午11点,正是茶交所的交易时段,但交易大厅自动门紧闭,偌大办公区内只有两三个工作人员,连灯都没开。

“春茶销售金额500万元左右,存货不多了!”卓霖茶厂负责人何卓霖向记者报出数据。做茶叶十几年来,何卓霖说今年是最好的年份之一。

“我们公司是茶交所的首批交易商。”何卓霖表示,卓霖茶厂有产品在茶交所展示,但今年春季没有通过交易所销售一斤茶叶,去年也没有通过茶交所交易,“零成交,打白板。我们有三分之二的品牌产品通过自己的店面以及老客户渠道销售,另外三分之一卖原茶给外地客户,由他们贴牌销售。”

交易商跃华茶业在茶交所交易过。该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:“产品在茶交所挂牌,成交后交易所会通知我们。量很少,大概就10多万元的样子。”这在公司春茶季4000余万元的销售额中,实在微不足道。

记者多方打探后得到的数据:目前茶交所的交易商不到50家,半年成交金额在500万元以内,只相当于名山区一家中型茶厂的年销量,与名山区2013年40亿元的茶产业综合产值比较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不及川内某交易所20分钟的交易量。

立足四川,面向全国,辐射世界,占领茶产业发展制高点——这是茶交所的定位。按最初的设想,茶交所不仅要促进当地产业的发展,还要通过其提升四川的茶叶定价权。“如此小的交易量,对当地产业的影响力都弱,何谈定价权!”当地一茶厂负责人认为,茶交所目前仍处于起步期,其设定的宏大目标依然遥不可及。

直面非标准化的舌尖产业

茶交所交易量小,原因之一在于茶叶有特殊性,买卖双方更习惯现场挑选、当面交易。好卖的茶叶不愁销,上茶交所似乎变得多余;而愁销的小茶厂又被挡在茶交所的“门槛”外。

为什么进茶交所的茶企这么少?

名山大大小小的茶厂超过1200家,有一定规模、具备完善加工能力的近800家。而在全川,15个产茶市(州)茶厂超过万家。通过茶交所这个平台,本应可以更多更快将产品销售出去,买家也因此可以更合适的价格更便捷地买到茶叶,但众多企业怎么就不愿进茶交所?“你是买家的话,你敢在交易所买几万几十万元的茶叶吗?”成都市绿雨春茶业公司宋伟认为,茶交所交易量小,主要原因在于茶叶的特殊性,“钢材、白银甚至白酒,都是标准化的产品,买99.99%纯度的黄金不会到手98%纯度的。但茶叶却非常个性化,今天摘的和明天摘的不同,明前茶和明后茶价格相差几倍,形状类似但品质口感相去甚远。很多买家会亲自到茶厂开汤品茶,然后再买。不亲眼看,亲口尝,怎么敢做大笔买卖?”

每年3月春茶季,来自全国各地成百上千的茶客涌入四川选茶。“一芽一叶微开,茶树要福选9号,131品种茶树不要。”名山区茶业发展局副局长余洪泉对一位河南信阳的茶客印象深刻,每年春节后不久就来了,就住在茶厂里,从采鲜叶时就开始挑选,亲自指导加工。住上20天左右,然后带着茶叶走。

更多的茶客直接到蒙山茶叶市场现场挑选。春茶季,每天天不亮,蒙山茶叶市场就被操着不同口音的茶客和卖家挤得水泄不通。“不少好茶一开袋就被整袋买走。”茶叶市场商户廖开萍说。

好卖,就不愿去交易所了。宜宾黄山茶厂经理牟松曾接待过茶交所的工作人员,“我们走本地商超渠道。将产品批发给重庆等地商家也可以卖完,何必去交易所。”

在茶交所销售反而不畅。“我们重视茶交所这个更高级的交易平台,但感觉这个平台影响力还不够,买家太少,走货不畅。”味独珍茶业是名山当地龙头企业之一,公司工作人员表示,电商平台的销量已占到公司总销量的30%多,而对茶交所的期待却落空了。

为保障交易的规范性,茶交所要求进场的卖家必须要通过qs认证(企业食品生产许可认证)、有质检报告、最低交易量为1万元。这些必要的“门槛”将众多小而散的茶企拦在了门外。名山新店镇长春茶厂邓云良也知道茶交所的存在,但该公司未成为茶交所的交易商。“可能大企业才能去茶交所交易吧,我们规模小,上不了。”

这是一杯还没泡出味道的“茶”

交易所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其发展慢不得,但也急不得。目前的困局,或将倒逼茶交所进行改革,提供创新服务,在川茶产业规模化、品牌化方面找到自己的使命。

“买家卖家都不愿入场,茶交所境况堪忧!”川内一家交易所研发部相关负责人认为。按目前情况看,提供简单的交易平台,茶交所将继续低迷下去,要改变茶交所目前的困局,必须加强创新,根据茶叶和茶产业的特性,提供更多个性化的服务,吸引更多交易商入场。

市场人士认为,茶交所要为买家提供个性化、专业化的把关服务,建立大家公认的茶叶品质标准。如果茶叶质量不达标,要有快速赔付机制。茶交所若能把买家服务做好,买家又何必千里迢迢来川买茶。另外,应考虑降低门槛,单笔交易量也可降低,扩大买家范围,吸引买家进场。

好茶不愁卖,但茶交所也可以有所作为,如推动提升品牌,卖出更好的价。

“很多人喝的是名山茶,却看不到名山茶!”杨天炯介绍,“包括竹叶青、信阳毛尖、西湖龙井、洞庭碧螺春、黄山毛峰等知名茶都会到名山来采购原茶,一包装,价格就翻倍了,我们只是挣了点辛苦钱。如果茶交所能帮助生产企业进行产业链融资、扩大规模,打响品牌,更多的本地品牌茶在茶交所直接向全国销售,那名山茶乃至川茶的附加值就提高了。”“大宗商品交易所要立足现货、提升现货、服务现货、回归现货。”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认为,大宗商品电子市场应该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间起着承上启下作用。广西白糖的电子交易市场对当地白糖产业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。茶交所立足川茶,更要找准川茶目前的发展难题,在产业规模化、品牌化方面找到自己的使命。“交易所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”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执行总监张英华认为,交易所的发展慢不得但也急不得,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诞生地是美国中西部农场的农产品集散地,逐步形成商品交易中心,最初交易黄油、鸡蛋、家禽及其他不耐储藏的农产品,经过百余年的发展才逐步完善壮大。

在名山,蒙顶山国际茶叶交易市场即将完工,这是一个有千家商铺的超大市场,将打造中国最大的绿茶交易和藏茶交易集散地。这对茶交所是机遇还是挑战?看到茶交所大门紧闭的交易大厅,谁都能明白:如何让场子先热起来,或许是当下最紧迫的。

记者眼

最好的时机

7月2日下午4点,成都的气温接近30℃,在户外的崔伟仍然一身齐整,衬衣、领带、西装外套。当天,新川创新科技园举行第二批重点项目入驻签约仪式。有5个项目入驻,标志着园区在本年度的引资额已经超过100亿元。

作为中新(成都)创新科技园开发有限公司董事、总裁,产业项目的加速入驻,基础设施的即将完工,并不意味着崔伟可以松一口气。

马不停蹄、满世界跑的节奏,崔伟并不陌生。之前在深圳赤湾石油基地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、总经理,日常打交道的对象,都是全球的行业巨头。在深圳工作20多年,崔伟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,如何通过解放思想、推进改革与开放,跑在了时代的前面;也看到了“饥不择食”、“慌不择路”的发展模式,如何逐渐遭遇瓶颈。

“借鉴东部的经验,不走东部的老路”。在10.3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崔伟最想做两件事:一是以市场为导向和指导依据,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园区;二是避免浪费资源、重复开发的传统模式,充分实现园区土地和设施资源的科学利用,打造产业、生态、人文高度融合的创新示范园区。

在这样“从东部走向西部”的探索中,在科学制订园区规划和产业规划的前提下,无论是建设还是招商,新川创新科技园都坚持规划优先,坚决保持规划的严肃执行。尤其是在招商方面,绝不突破产业规划,而是根据产业转移的内部规律,开展招商计划。

“好的时机非常重要。”崔伟认为,全球优质企业、中国东部地区高端产业落户、转移到西部的时机,已经到来。而随着城市教育、住房、医疗和交通的改善,像成都这样拥有坚实产业基础的西部城市,正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机遇。而“新加坡的选择”,也成为园区的亮眼名片。

尽管如此,崔伟的招商团队,还是要不停回答全球投资者的问题:“四川在哪里?为什么要去?”中新(成都)创新科技园开发有限公司产业招商部总经理胡伟雄介绍,新川创新科技园瞄准的企业,都是所在行业的全球翘楚,这些顶尖企业的全球布局,拥有不少的选择。在中国,还是其他国家?在四川,还是北上广深?所以,崔伟总是在他的演讲后面加一句:来成都看看,不会让你们失望的!

2014年,中新两国的首个合作项目——苏州工业园区迎来20岁生日,园区以占苏州市3.4%的土地、5.2%的人口创造了15%左右经济总量,并连续多年名列“中国城市最具竞争力开发区”榜首。珠玉在前,新加坡和四川在中国西部合作的首个大型综合项目,也被政府和市场寄予厚望。

对于四川,对于成都,对于全球投资者,这或许是个最好的时机。(来源:四川日报)

内蒙古治疗各种妇科疾病的医院

郑州中医皮肤病医院科室

治脑梗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