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当限产止亏遇到降价扩张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9:55:57 阅读: 来源:外墙保温装饰板厂家

当“限产止亏”遇到“降价扩张”

一方面是专家预测全年电煤需求零增长,另一方面是大型煤炭企业守着降价不减产的“坚持”。在这样一场市场博弈中,究竟谁是对的,谁又错了呢?

当“限产止亏”遇到“降价扩张”

从未遭遇的窘境

如今的市场形势有多严峻,已经不需赘述了。上至国有大型煤炭集团,下至地方小煤矿,无一幸免地遭遇销售阻力。

河北一家国有煤炭企业的资深销售人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,他已经在山东的一家电厂“驻扎”1个多月了,“电厂还没有付款。之前我们托了很多关系,电厂才同意接货,但是货款迟迟不付”。这是他从业十几年从来没有遭遇过的窘迫。

在河南,4700万千瓦的火电机组,目前开机率只有60%左右,每天的需煤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平均减少了6万吨到8万吨。曾经为保电煤而作出牺牲的煤炭企业心情之复杂可以想象。“地方煤矿已经基本不生产了,省内煤矿日产煤只有38万吨,日产动力煤不足20万吨,省内电厂采购15万吨,每天还富裕几万吨。”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总经济师吴庆格表示。

炼焦煤生产企业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。

据冀中能源集团销售分公司总经理许登旺介绍:“在南方,我们传统销售区域(湖北、湖南、广东、江苏、上海)市场份额明显减少,今年1月至7月销往南方市场的炼焦煤数量同比减少14%。同样的原因,在北方(内蒙古、天津、唐山和东北等地)的市场份额也有较大幅度下降。”

窘境并不止于此

国网能源研究院经济与能源供需研究所所长单葆国作出预测,虽然中央定调“稳中求进”,下半年经济增速有望回升,但国际形势不乐观,国内投资方向和消费增长仍不确定,企业出口形势也不乐观。在此情形下,最乐观的预计是下半年经济增速为7.5%至8.1%,用电量增速达到6.3%至8.3%,电煤消费量增速为-4%至1%。由此预计,全年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4.97亿千瓦时至5.02万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6%至7%,电煤需求基本零增长。单葆国认为,在国际经济形势不显著恶化的情况下,电煤需求量将在2013年恢复正增长。

库存向生产企业转移

价格下调并没有为销售业绩加码,这是所有企业面对的现实,却不是阻止所有企业增产的力量。

在近日召开的2012’亚太煤炭市场峰会上,记者了解到,目前国内煤炭主产地煤企限产、停产的范围正在逐步扩大,有企业自主行为,也有地方政策引导,但无论是哪种力量驱动下的减产,几乎都没有碰触到大型煤炭企业集团。

记者从多方得到消息,内蒙古鄂尔多斯的300余座煤矿,三分之二处于停产、半停产状态,小煤矿居多;陕西有近百家煤矿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,其中榆林地区70%左右的中小型煤矿停产、半停产;今年5月,河南省就要求全省所有被兼并重组小煤矿一律停产、停工。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,山西部分地方煤矿停工限产,而省属国有煤矿除了个别煤矿7月略有减产外(8月尚未公布),其余企业减产动作不明显。

如此一来,多数人认为,国家发改委近日下发的《关于印发〈煤炭工业发展“十二五”规划2012年度实施方案〉的通知》,其中将2012年全国煤炭产量控制在36.5亿吨的指导性目标无法实现。

如此一来,大型煤炭企业选择低价扩张战略,也在承受库存不断向生产企业转移的压力。

据统计,7月末,全社会煤炭库存3.5亿吨,比年初增加了3022万吨,仍处于高位。其中,煤炭企业存煤8223万吨,同比增加3143万吨,增长62%。

此外,中联公司各股东单位炼焦煤库存合计163.8万吨,同比增加55.66%,比年初增加85.65万吨,增幅114%。许登旺认为,钢铁、焦化企业煤炭库存的降低并不是消费量增加所致,而是在炼焦煤资源充足、价格下行的形势下,出于减少库存资金占用和降低存货风险采取的主动举措。

降价扩张的动因

事实证明,大企业降价扩张战略不利于缓解市场供应过剩的压力,相反,还使用户对于煤炭质量更加挑剔,接货和付款条件更加苛刻,因此并非长久之计。

据山西一家国有煤炭企业反映,电厂对该公司动力煤质量的要求正不断提高,不仅反馈增多,还以部分矿点发热量低等问题为理由,提出提高煤质、索赔、降价等要求。此外,电厂拒收煤炭的标准也在不断提高。山西和山东某些电厂提出,将煤炭接收标准提高到4000大卡/千克(1000大卡=4.18兆焦)或4800大卡/千克以上,河北的部分电厂甚至将接收标准提高到5000大卡/千克以上。

需求萎靡不振,电厂百般刁难,这样的现实有目共睹,为何国有煤炭企业仍然没有限产?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一些大型煤炭企业预计,下半年煤炭需求将伴随国家新的刺激政策出台而好转,尤其是对房地产政策放松的迹象和传闻,鼓舞了煤炭企业“再坚持一下”的信念。

此外,多级政府多个部门政策不统一,影响了企业决策者。

据了解,一些以煤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地区,政府限期要求煤炭企业做大规模,乃至做到世界500强之列。

一位来自山西国有煤炭企业的人士对记者说,在该省煤炭资源整合期间,整合主体投入了大量的人力、设备、资金等资源,眼看着这些整合煤矿一一建成或即将建成,如果还未生产就进行停产,难度可想而知。再者,煤炭企业停产将面临工人停工、工资下降等问题。若是限产,不仅效益受损,企业人心稳定也将受到威胁。

这与国家和行业协会提倡的减产保价的确相左,然而就在今年的“世界500强”评选中,营业收入远超出评选标准的海尔集团却不在榜单之内。这是因为,除了营业收入之外,利润、公司治理结构、过去几年的盈利情况和透明度等,都是评选的重要标准。

看来,这降价不降产的“坚持”不仅与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考核标准不统一有关,还有煤炭企业难以抛掉的陈旧观念和认识误区在捣鬼。

总之,降价扩张也好,限产止亏也罢,都逃不开对经济形势的准确预判。究竟谁对谁错,需要走着看,但是煤炭粗放式的发展和规模扩张的单一思路,定然走不长远。

浙江苜蓿种子价格

四川一体化预制提升泵站

太原可视鱼竿